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空永远蔚蓝

从破碎的记忆拾起满篮的从容,放飞心情,给天空一个灿烂的微笑!

 
 
 

日志

 
 
关于我

男,原名张敏,自由撰稿人,70后网络人气写手,情感作家,中国名博沙龙成员,著有《爱的细节》,江西电视台《有理你就说》点评嘉宾,多家媒体的情感顾问和专栏作者、情感专家及帮忙团成员,经常参与社会情感心理援助活动,擅长以男性独有的细腻去分析、洞察和解答各类女性婚恋情感问题,多年来极力倡导“沟通加信仰”的婚恋观,有大量作品被纸质媒体、广播电台、网站及论坛所转载引用。所有文章皆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QQ:622001657邮箱:zhangmin791104@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天空原创)感受新农村系列之乔迁之喜  

2009-02-09 12:29:00|  分类: 我的祖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空原创)感受新农村系列之乔迁之喜 - 天空永远蔚蓝 - 天空永远蔚蓝

   农村人一辈子有“三喜”:结婚、生子、造房子。至于城里人的那些升官、发财和高学历,是大多数农村人不敢想的。所以他们就心无杂念地守着这“三喜”勤劳朴实地过上一辈子,他们的愿望就这么简单,如此而已。

   按照我们老家以前的实际情况,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若是真的一辈子都能把这三喜都给办好了,那也可算得上是“成功人士”了。大多数人都只能实现前面的两喜,而被挡在了第三喜造房子之外。所以在农村祖孙三代轮流接替或者是同住一幢房子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

   正因为造房子后的乔迁之喜在农村是难能可贵的稀罕事,所以操办起来也显得特别隆重,其中的规矩也非常多。今年的春节期间我有幸感受了一番这份久违的民俗洗礼,同时也欣然地见闻到了老家建设新农村的新气象。

   不知道是村里人都共同看好这个日子,还是大家共同商量后的刻意为之。腊月二十九这天,我们村里总共有四户人家要乔迁新居。其中有一家是我必须要参加的,因为他已经早在两天前就专程把请谏送到了我家里。按辈份我应该叫他叔公,四十岁出头,十几岁就拜木工师傅学艺,学成之后在省城南昌从事装修业已经二十余年了。由于和他都同在省城做事,我们走得比较近,每每有同事同学和朋友家要装修的,我也会尽力游说为他多揽些活。我知道他的这份请谏是带有一定的感谢之意的。但如此一来,我更加不能怠慢了人家,应该要备一份厚礼才对。在听从了妈妈的意见后,我首先为他家专门准备了一对大大的红红的中国结,可以挂在大门口增添许多的喜庆。同时还备上一个168元的红包和一万响的鞭炮,寓意着他们在新房子里面能“一路发”。

   村子里早些年大家盖的都是一些砖瓦房,里面都会使用一些好的高大些的木材作为柱子,中间会支起几根非常壮实和直美的木材作为整个房子的横梁,其中有一根为主梁,对木材的要求也是最高的,这根梁子的高与坏直接决定着整个这套房子的档次。木工师傅在把这根木材加工成主横梁之前往往都要静斋三日,在对它动首斧之时必须得放上一挂吉庆的鞭炮,点上香烛,放在房子正厅的最中间,主梁未完成香烛不能熄灭,并且在梁子的两头必须随时保持用两根红绸布系紧。所以,在我们农村造房子最隆重的仪式是把这根主梁上到房顶用榫头敲紧的过程。房主会在事先准备好许多烙着各色花印的粑,个头大小和花色都极为相似,再在粑的最中间用红水点上一个小红印,以增加喜庆。每栋房子的落成,房主都至少得准备两大箩筐这样的粑,在这个最隆重仪式的时候会和那根主梁一起被红绸绳吊到房顶。

   上梁仪式一般都在黄道吉日的清晨,村子里及临村的居民都会在前几天得到消息从四面八方赶到新房子里。首先是房东及亲戚朋友放上几十分钟的鞭炮,木工师傅会在鞭炮声和喝彩声中抬起主梁爬上房顶。一挂数万响的主鞭炮被点燃后,锣鼓钹磬响起,木工师傅扯着嗓子红着脖子喝着彩,字字抑扬顿挫,句句押韵顺口。其中内容当然也是非喜庆吉利的话不说的,牵涉到的面也很广,几乎囊括各福祷寿各路神仙和人畜禽五谷全部生活所需。喝彩都每说一句,下面及周围的百姓便会齐声应道:“好啊!”声音齐整洪亮。喝彩是分段进行的,师傅喝完以后,便是房主的外族亲戚,最后才轮到同族的年长者。但这些都不是真正吸引人们来观看的根本所在,在我的记忆中大多数人都是冲着喝彩过后的“撒粑”。两大箩筐白花花点着红圆的粑从房顶的四面八方撒来,我们争先恐后地在地上吆喝着梁上的师傅朝自己撒来,土坡上、草丛中、篱笆旁到处都挤满了大人小孩。上面撒着,下面捡着,好一派热闹吉祥的景象。东家则会张着大嘴在一旁笑眯眯地远望着。捡粑可是一件技术含量高的事情,大人小孩各自发挥着自己的优势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去争抢,考验的是眼力及身体的灵活。大人们大都站在比较高的土坡上发挥身高的优势进行空中接力,争抢空中的。而小孩子们则会在人缝中自由灵活地钻爬着,趁大人们不注意把他们推开然后从地底下坐收渔翁之利。有的人索性从家里拿来一个大的围裙站在高处兜着。更有聪明的人把早就准备好的大布伞撑开倒着举在半空中,占领附近几乎一平方米的领空和领地。

   而这一切的仪式我几乎在腊月二十几日这天全部见闻到了。因为房主东家为了让自己的乔迁之喜更加传统和热闹,还是依旧照章简约地举行了这些上梁和撒粑仪式。乡亲们个个热情高涨,仿佛回到了十年前那种久违的上梁现场。大家一个个都前呼后拥地聚集到这里,图的再也不是捡到多少粑了,而是感染那种浓浓的气氛。毕竟自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农村的确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温饱问题早就全部解决,人们稀罕的只是那种在富裕之后对昔日民俗和清贫的缅怀。

   说真的,我很感谢我的这位叔公,因为他无意中对民俗的记忆和怀念重新唤醒了我们全村人对于民俗和幸福的理解,这是一种农村物质文明后对精神文明追求的提升,其中蕴含着农民老百姓对生活和美好的感恩之情。这些珍贵的激人上进的昔日记忆会永远激励着我们在建设新农村的道路上更加昂扬前行。

  评论这张
 
阅读(4963)|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