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空永远蔚蓝

从破碎的记忆拾起满篮的从容,放飞心情,给天空一个灿烂的微笑!

 
 
 

日志

 
 
关于我

男,原名张敏,自由撰稿人,70后网络人气写手,情感作家,中国名博沙龙成员,著有《爱的细节》,江西电视台《有理你就说》点评嘉宾,多家媒体的情感顾问和专栏作者、情感专家及帮忙团成员,经常参与社会情感心理援助活动,擅长以男性独有的细腻去分析、洞察和解答各类女性婚恋情感问题,多年来极力倡导“沟通加信仰”的婚恋观,有大量作品被纸质媒体、广播电台、网站及论坛所转载引用。所有文章皆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QQ:622001657邮箱:zhangmin791104@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天空原创)感受新农村系列之外地媳妇本地郎  

2009-02-02 12:46:29|  分类: 感受新农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空原创)感受新农村系列之外地媳妇本地郎 - 天空永远蔚蓝 - 天空永远蔚蓝

   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然而这个再简单不过的“俗理”却在我的老家鄱阳湖上面一个偏僻的村庄,一直以来似乎显得特别艰难。多少年来,但凡村里哪家有一个长得水灵俊俏点的姑娘都会被嫁往几十里、几百里乃至上千里远的“外人田”,本村以及附近的小伙子们就算是长得再英俊再优秀都只有馋着嘴干瞪眼的份。这些都是村里老祖宗们定下来不成文的规定,也算是贫困落后年代村里最好的“致富”途径。村里若是哪家生了个漂亮的闺女便是有福之人,便就可以靠着她在不到二十年之后带领一家人甚至更多的人走上脱贫的道路。我家的一个远房姑姑便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代表。她十八岁就被嫁往江苏,男人整整大她十五岁,但她的确是靠着这桩并不太匹配的婚姻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并带领她的娘家人脱了贫致了富,而且让两个弟弟读完了大学。

   村里这种“肥水就流外人田”的现象是由这里的许多客观原因造成的。由于这里四周环绕着鄱阳湖,人多田少,特别是在以前水利设施不是很齐全的情况下,常常是“三年一旱四年一涝”,若是碰上年成不好,一家人都吃不饱饭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听爷爷说村里第一桩“肥水流外人田”的婚姻是一个我应该叫“老姑婆”的女人,如今早已不在人世了,解放初期她娘家还被当作地主打倒过。那时候村里还没有这条不成文的规定,她的婚姻完全是无意为之的,只是后来越来越多的人从她身上看到了其中的机会,于是不约而同地去纷纷效仿,久而久之也便走成了一条“康庄大道”。

   如今,这里的一切都变了。今年春节我有幸携妻带女来到了老家过年,每时每刻我都在用心感受着这里发生的翻天覆地变化,其中带给我最大的冲击是老家人婚姻观念的转变,一场巨大的婚姻变迁和革新在这里已经悄无声息地进行着。一对对红衣绿裤、南腔北调的男女,打着情骂着俏,穿梭于村子的巷陌之间。而这一切都是映入我眼帘的再真实不过的事实,我在惊叹之余却要不停地用普通话向大家问着好,为的是怕那熟悉韵味十足的家乡话引来那些不必要的茫然眼神。

   与早些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村子里操着外地口音的女人越来越多了,她们个个鲜活靓丽,人人笑逐颜开。很显然她们都是村子里出外的大老爷们从外地带来的“花姑娘”,回家见公婆团圆来了。而这一切在以前,哪怕是早十年,都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了。这里穷山恶水,交通极不便利,向来只有好女外嫁的,却很少有娶进外地“花姑娘”的先例。至于象今天的这种大面积爆发娶外地媳妇的事情,闻所未闻,若是要短时间去热爱它,那绝对是要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

   更有甚者,听妈妈说西村还有一个人带来了个波兰的外国洋媳妇,只是我无幸亲眼见上一面,否则我一定会拍上一张照片作为一个见证和纪念。但我还是和村里的一位长辈在闲暇之余聊到了这个话题,其中谈话的内容却似乎更加说明了老家人在这场婚姻变革中内心和思想上的飞越。

  “婶,听说咱们西村狗宝的大儿子今年带了个外国女人回家过年?”我问道。

 “嗯,我那天和你叔叔正好在路边的菜园子里做事,看到他们经过。外国人就是个子高,比狗宝的儿子还要高出一个大头!”二婶的回答很平静,出乎我的预料。

  “那女人不会说中国话吧?那狗宝一家人该怎么和人家相处啊?”我继续问着。

  “听建华说,那女的也会一两句中国话,大部分时间都是狗宝的儿子在做翻译!”

  “那女的长啥样啊?你认为长得漂亮吗?”

  “嗯,虽然没有咱们村里的姑娘长得水灵,但人家个子高,眼睛大,我觉着挺漂亮的,有点象那什么铁塔号里面的女主人公!”二婶似乎来了兴致。

  “是泰达尼克号!”我补充道。

  “对,就这个名字。人家外国人营养就是好,个头也长得高!”二婶急忙抢过我的话。

  “呵呵,想不到咱婶还挺前位的啊?二叔他们不一定都说她漂亮吧?”我故意试探着我需要找寻的答案。

  “你还别说,你二叔也不落伍,直夸人家姑娘身材好。狗宝邻居家的那个柱桩整天直盯着人家的奶子看……”二婶滔滔不绝地讲着,我反倒觉的有些不太自然了,于是转过话题问道:

  “婶,要是咱们家建华(她儿子)也给你找一个这样的儿媳妇来,你会咋办啊?”

  “这能怎么办,只要他有这个本事,我照单全收了。婚姻这种事,只要他们小两口满意,我们做大人的最多也就马虎些!”二婶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那倒是,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我附和着。

  “我数了下,今年过年光咱们东村包括你老婆在内就回来了十二个外地的媳妇!这样用不着几年就可以和咱们村前些年外嫁的闺女扯平了!”二婶意味深长地说。

  “他们那些人都是在外面打工认识的吧?”

  “嗯,还有些是城里人的独生女呢,听说家里挺有钱的!”

  “她们能愿意跟着来咱们这穷地方吗?”

  “现在城里可没有咱们乡下好,再加上村里人这些年都赚了些钱,咱们这里的人都实在,都懂得疼女人,嫁给咱们她们哪能亏啊?”

   和我聊起这个话题的是我家婶婶,已经五十好几了,是土生土长的农村庄稼人,用她自己的话说连县城都只去过两次。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地道的农村妇女却对婚姻的认识能如此到位,不得不让我由衷地惊叹。

   这就是春节期间我在农村关于婚姻的所闻所见和感受,其中最大的亮点在于“外地媳妇本地郎”的这一变化,和早些年“肥水就流外人田”的外嫁女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给我的感受也是非常强烈的。

  评论这张
 
阅读(4493)|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