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空永远蔚蓝

从破碎的记忆拾起满篮的从容,放飞心情,给天空一个灿烂的微笑!

 
 
 

日志

 
 
关于我

男,原名张敏,自由撰稿人,70后网络人气写手,情感作家,中国名博沙龙成员,著有《爱的细节》,江西电视台《有理你就说》点评嘉宾,多家媒体的情感顾问和专栏作者、情感专家及帮忙团成员,经常参与社会情感心理援助活动,擅长以男性独有的细腻去分析、洞察和解答各类女性婚恋情感问题,多年来极力倡导“沟通加信仰”的婚恋观,有大量作品被纸质媒体、广播电台、网站及论坛所转载引用。所有文章皆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QQ:622001657邮箱:zhangmin791104@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天空原创)在一起,就是幸福  

2009-01-08 17:49:37|  分类: 围城内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空原创)在一起,就是幸福 - 天空永远蔚蓝 - 天空永远蔚蓝

 

这几天,小莞越来越有种不祥的预感。因为她每月月初按时到来的月经,到现在还没有来,而今天已经是19号了。特别是从前天开始,她甚至会时常感到胸闷恶心,吃什么都想吐,所有的症状都象十年前怀儿子小哲的时候一样。

想到这里,小莞越发慌乱起来,不禁打了个冷颤。她拍了拍自己那刚刚呕吐过的红扑扑的脸,理了理额前的头发,仔细端详起镜中的自己:一张白白的略显富态的脸,完全有理由相信是大多数男人喜欢的那种,尽管它已无法掩盖岁月的痕迹,但那双眼睛是大大的亮亮的而又有深度的。还有那高耸微翘的鼻子,也绝对是俏皮和性感的。

然而,就是这张脸,这张大多数男人喜欢的脸,却被生活和婚姻无情地搁置在了情感的荒漠,十年了她都是这样过来的。老公海是一位船员,常年随着船在外天涯海角地飘荡,连儿子小哲出生的时候,他也未能在身边陪着自己。尽管结婚十年了,但两个人真正在一起的日子加在一起也凑不上一年。每次他都是匆匆地来匆匆地走,在家里呆得时间最长的一次也不过十几天。

小莞深爱着自己的老公,海也是一个好男人,每每回家探亲休假他都抢着包揽所有的家务活,变着法子给小莞做好吃的,带她去逛街看电影,尽最大能力去弥补和减轻自己对妻子和儿子的歉疚,而这一切小莞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海最近的一次回家探亲是今年5月份,他总共在家呆了7天半的时间。这次小莞和老公商量好了,再过两年,等儿子小学毕业了,家里的经济宽裕了,就不让海再去跑船了。那个时候一家三口再也不分口,在一起过甜美幸福的日子,两口子的主要目标就是努力把儿子小哲培养成才。可现在还不行,因为买房子欠下的债才刚刚还清,以后儿子读书上学还得花很多的钱,十年都快熬过来了,所以这两年他们都必须坚持,为了美好的将来他们必须为对方鼓劲加油,同时自己也得继续着这份孤独与坚强。

可是,有些事情总会事与愿违,而这一切也似乎在两个月以前就已经发生了变故。那是今年的十月份,小莞的公司组织了一次全体员工的家庭聚会,所有的同事都带上了自己老公老婆或者是男女朋友,而惟独只有小莞和公司老总乔只是单身一人参加了这次聚会。根据主持人的要求,参加聚会的每一个人都必须和自己的爱人组成一对情侣参加游戏。为了能让游戏得以继续,主持人便自然地把小莞和乔配成了一对。玩的是捆腿跑的游戏,游戏中两人不禁摔倒在了一起,慌乱中乔碰到了小莞的身体,这一切旁人都没有察觉。但小莞还是禁不住哭了,于是不得不以肚子疼的理由离开了游戏。

从聚会地出来,乔一脸的歉意,不停地向小莞道歉,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但小莞却哭得更厉害了,她解释说自己是想老公海了,因为这个时候的海还在遥远的太平洋上航行,天气预报说这几天那段海域会有很大的台风。当今天晚上看着同事们一个个都能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游戏,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和甜蜜,而自己却只能这样漫无边际的担心、惶恐和思念,于是心中便油然生出了几份对海的思念和酸楚。海已经离开家快五个月了,尽管十年来这是常有之事,但小莞觉的是这样的漫长,五个月来她每天都是掰着手指头用秒数的,她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思念和孤独的极限,而今天的当众流泪那只是一种特定场合气氛的激发罢了。

听小莞这么一说,乔这才放松下来,忙安慰小莞说:“小莞,你放心吧,象他们那种越洋大轮船都有很周密的安全应急机制,也许他们早就听到了天气预报,现在正在哪个港口避风休息呢。”

“嗯,十年了,他都安全挺过来了!”小莞微笑着擦了擦眼泪。

“现在还早,我们再找个地方去聊聊吧,也许有些东西说出来就舒服了。”乔见小莞笑了,便忙说道。

…………那好吧,不过我十点之前要回家,儿子还一个人在家呢。”见乔一脸的关心和真诚,小莞尽管有些犹豫,但还是答应了。

“没问题,我们就到附近的一家酒吧坐坐吧,是新开张的,听说那里的环境不错。”乔显得很兴奋。

来到酒吧,乔向服务生要了最里面靠边上的一个包厢,因为这里相对较为清静,适合聊天。不一会,服务生端来了一瓶芝华士、两瓶雪碧和一些冰块,外带一打啤酒。小莞说她不喝酒,但还是被乔一口回绝了。

“来酒吧哪有不喝酒的,否则人家非得笑我们老土!”

“乔总,那你多喝些,我就……随意了。”

尽管在无数个难以入眠的晚上小莞不只一次想到过来这样一个地方消遣排解自己心中的那份孤独与忧郁,但她从来没有和老公以外的男人进过酒吧,更没有和老公以外的男人单独喝过酒,但她今天却迈出了这一步,鬼使神差般地迈出了这一步。她很清楚,其实内心里她很喜欢这样一个地方,因为这里的灯光可以迷离她的双眼,音乐可以游离她的孤独,那兑着雪碧和冰块的芝华士入口很好,更可以让不胜酒力的她因麻醉而暂时地淡化那份忧郁。

“乔总……很感谢你能在今晚陪我,我平时是……不和别人喝酒的,不是不喜欢喝,也……不是不想喝,而是……不敢喝。以前谈恋爱的时候……我一喝酒,海就会来陪我……送我回家,我把他身上…….吐得……一塌……糊涂,他……他都不会生我的气!”几杯酒下肚后,小莞明显有点醉。“结婚后,我和海每个周末都会喝。知道海为什么会去当船员吗?……就是因为他在乎我,也是因为我酒后的一句醉语。我说……我希望有一套很大的房子,可以买所有……自己想买的东西……就这样,一个月后海就经他的同学介绍去做了船员……为的是那每月5位数的收入!小莞说着不禁啜泣起来。小莞,你别再喝了,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我也是一个人生活,五年前我的女人就抛下我一个人去了……可所有的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乔一边安慰着,一边试图夺过小莞手中的酒杯,但还是被小莞给推开。“乔总,你还是不了……解我,你就……让我喝吧,今晚不醉……不归啊!……我是一个女人,一个正常的女人,……我和所有的女人一样……需要老公的关爱,需要他每天嘘寒问暖的问候,可我每天回到家里一切都是冷冰冰的,十年了……我都是这样过来的,但海是一个好男人,他是为了我为了这个家才到外面拼命的……所以,我一定要等他,天天夜夜地等他,等着和他一起过好日子。……但我真的是好辛苦啊,一个女人一辈子能有几个十年啊?”

看着泪眼涟涟的小莞,乔已经完全被感动了。“那好,今晚我就陪你喝个痛快。”说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一夜,和许多男人与女人在夜里发生的故事一样,他们均以光着身子的姿态从斑驳的晨光中醒来。而小莞和乔两人与其他人不同的是,他们只是在一种无意的状态下做了别人想有意做的事,是酒精音乐使然,也是相同的心情使然,更是再正常不过的生理使然,但绝对不可能是情感使然。所以,一个多月以来小莞都只是把它当作一个梦,梦醒之后便一切回归原来的生活。

只是让小莞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在最近有了这样的一种症状。她的潜意识告诉她,自己必须对它要有一个准确的判断,并且要采取及时有效的手段。医院检验的结果,在当天就出来了,小莞接过化验单想哭却哭不出眼泪,她恨那害人不浅的酒精,更恨自己的轻浮,眼前的现实再次让她心中长久的那份负罪感沉重起来。这一晚,小莞整夜未眠,她无数次地想到向海坦白这一切,几十次在纸上写下了忏悔的话语,但几十次都让她撕掉了。她觉的这一切对海来说都是多么的不公平,尽管那些忏悔的语言可以暂时地减轻自己心中的罪恶感,却给海上了一道终身都无法去除的魔咒,同时也毁了自己和海十年来苦苦经营的婚姻和幸福。所以,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他必须为了自己,更是为了海,作出一个明智的选择,那就是不要把这件事告诉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立即打掉孩子,让一切都在沉默中销声匿迹。

第二天早上,小莞起得很早,她早早就坐上了去往郊区的大巴。因为,为了让这一切做得滴水不漏,她必须去一个无人认识她的郊区医院,为了他和海的幸福,哪怕一点点风险她也不能冒。

小莞从医院回到家里已经是下午5点了。然而婆婆却出现在自己的家里,而且板着个脸进门就问:小莞,你今天是不是去了XX医院?”“……是啊。”婆婆的质问让小莞瞬间晴天霹雳,于是再也支撑不起虚弱的身体,一下子瘫倒在地。

“妈妈,是我对不起海,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们原谅我吧!”小莞抱着婆婆的腿脆在地上哭喊着。

“你这个死不要脸的骚货,还有脸让我们原谅你?我儿子在外面拼死拼活地赚钱,你却呆在家里找男人。我们一家人真是瞎了眼了。我明天就打电话给海,让他马上赶回来,看他怎么收拾你。”婆婆一把推开小莞,恶狠狠地回答道。

两个星期后,海风尘仆仆地赶回来了。小莞没有象以前那样去机场接他,海也没有了往日的大包小包,衣衫褴缕,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显然他已经痛苦了很久。

来到小莞的床前,海死死地望着小莞的眼睛,只是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我再问你最后一遍,妈妈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海,你不要再问了,我们离婚吧,是我对不起你!”

“不,小莞,这不是真的……说好了再过两年我就回来天天陪着你和小哲的,十年了,我们十年都过来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海顷刻间歇斯底里的哇哇大哭起来。“小莞,我知道你一定有自己的苦衷和理由,你说出来告诉我,好吗?或许我还可以原谅你的!”

“可事实摆在面前我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我无脸面对你,无脸面对你妈,无脸面对你家里所有的人!我是个爱慕虚荣贪图富贵的女人,丢着安份的日子不过,非得把自己的老公逼到天涯海角的海上去飘荡,我犯贱啊……老公走后,我却又耐不住寂寞,到外面找男人,最后还怀上了孕,你说我还值得你原谅吗?还有哪个男人需要这样的一个女人做老婆啊?”丈夫的宽容让小莞更加自责起来,她拼命地朝海摇着头,声厮力竭地叫喊着。

“小莞,你不要这样,其实这些我要负主要责任,我不该这么久抛下你一个人在家,我没有履行我在求婚时对你的承诺,没有让你过上你期望的日子!”海一边用手按扶着妻子,一边自责道。

“海,我们还是离了吧!我并不希望你能原谅我,就算是你原谅了我,我也无法原谅我自己,不管怎么样我们心中还是会有一道永远解不开的隔阂,我们要想回到从前真的太难了!”小莞一把推开海。

“一切都不重要,只要我能原谅你就行,并且仍然真心相爱就行!你知道吗?我真的无法离开你,让我和你离婚和判我的死刑没什么两样,十年来我们聚少离多,如今更能体会到你对我的重要性……把这一切都忘掉吧,让我们重新开始,我再也一刻都不会离开你,好吗?”海强抑着泪水,以乞求地语气望着小莞说道。

“海,我不值的你对我这么好,稀里糊涂…………我就做了这种对不起你的事。可你却……”小莞抱着海的头痛哭起来。“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从来没想过要背叛你,一刻也没有想过,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只是那天你正在太平洋上飘荡着,而那里正刮着大台风,我担心你的安全,害怕会突然失去你……那天公司正好组织聚会,看着别人都那么甜蜜地和爱人在一起,这样我就更想你了……那一刻,我似乎觉的自己再也支撑不下去了,我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于是便和同事在一起喝了点酒,越喝越想你……越想你就越觉着孤独,后来……后来的事我什么也不清楚。

“小莞,你不要再说了,我相信你,是我不好,我没有及时向你报平安!你放心吧,妈妈那边还有那个告诉妈妈说在医院里看见你的那个咱们老家隔壁媳妇,我会去解释的,就说我中间回过一趟家就成了。”海擦干了眼泪,立马变得理智起来。

……海,你怎么这么傻啊?你的女人都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却还要原谅她,还要这么自责!”小莞心疼地望着憔悴不堪的海,不停地用手抚摸着他的脸。“好几天没刮胡子吧?都说好了,不管什么时候你都要好好照顾自己!”

“一接到妈妈的电话我就忙着请假赶回来的,哪有功夫去刮胡子啊!小莞,你也瘦了,我给你寄来的燕窝有没有弄着吃啊?”

“没有,我给了你大姐了!”小莞一边用纸巾擦着鼻子,一边回答道。

“你这人就是这样,老想着别人,从来不顾自己!”

“这次回来,什么时候走啊?”小莞一边帮海整理着衣领,一边问道。

“不走了,再也不走了,再也不让你受委屈了……你也辞掉你的那份工作吧,咱们可以一起开个店做些买卖,一切从头开始,我的任务主外,你的主要职责相夫教子,咱们一家人在一起,就算再苦也是幸福!”

“不走也好,其实你上次回来的时候我就不想让你再去了。我也会辞掉这份工作,以后再也不喝酒了,让这一切永远都成为过去。只是你得答应我,不要太委屈自己了,心里有什么不痛快的你都发泄出来,别把自己憋坏了,再大的苦我们也要一起承受!”小莞用头靠在海的肩膀上,低声地说。

“酒就不用戒了吧?咱们还象以前那样,我陪着你喝,望着你喝,然后等你醉了就陪着你步行回家,回家以后再慢慢冲洗你吐在我身上的脏东西,好吗?”

“那这样的话,我以后再也不喝醉了,至少不能再吐,就算是吐了也得我去帮你洗!”小莞一下子俏皮起来,笑着回答道。

“你怎么着都成,行了吧?”

“还有,我以后再也不想住大房子了,再也不整天和别人攀比了,咱们自己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只要能让小哲上好学,咱们三个人不饿肚子就成,三个人在一起本身就是最大的幸福啊。我们可以先把现在的这套大房子卖掉,然后在小哲方便上学和咱们方便做生意的地方买一套小点的二手房,这样既不是一举两得?”小莞依偎在老公的怀里,流下了幸福却有些酸楚的泪水。

“嗯,在一起就是幸福!”海紧紧地抱住了小莞。

  评论这张
 
阅读(5213)|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