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空永远蔚蓝

从破碎的记忆拾起满篮的从容,放飞心情,给天空一个灿烂的微笑!

 
 
 

日志

 
 
关于我

男,原名张敏,自由撰稿人,70后网络人气写手,情感作家,中国名博沙龙成员,著有《爱的细节》,江西电视台《有理你就说》点评嘉宾,多家媒体的情感顾问和专栏作者、情感专家及帮忙团成员,经常参与社会情感心理援助活动,擅长以男性独有的细腻去分析、洞察和解答各类女性婚恋情感问题,多年来极力倡导“沟通加信仰”的婚恋观,有大量作品被纸质媒体、广播电台、网站及论坛所转载引用。所有文章皆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QQ:622001657邮箱:zhangmin791104@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天空原创)开学第一天:不要让孩子在错误中成长  

2008-09-01 10:53:47|  分类: 七嘴八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是全国中小学的孩子们开学的第一天,我不禁想起那个时期的我。说实在的,尽管我始终都是一个成绩优异的好学生,但从来没有喜欢过9月1日这一天。只不过小学一年级的那年,图个新鲜,勉强兴奋了两三天罢了。然而,我这种对开学的厌恶,却多半来自于外界的误导,因为我从来都是一个受老师呵护受同学们关注的好学生,读书写字做算术是我的特长,就象在舞台上表演一样,我完全没有厌恶它的理由。但我终归还是厌恶了,由先前的“假厌恶”变成以后的“真厌恶”,直到演变成以后的逃学。

记的每年暑假临近开学的时候,爸妈及身边的人总会因为忍受不了我暑期两个月的折腾,而早早就不停地在我耳边以咬牙切齿状念叨着:“没有几天就要开学了,我看你还能这样玩?到学校让老师好好地训你一顿,到时候就知道什么是苦了!”本来倒不觉的这些话有什么,可他们说得多了,我便就越加厌烦了,甚至会从心里慢慢形成这样一个潜意识:“学校是一个难熬的地方,老师都是和我过不去的人,是学校和老师剥夺了我玩耍的时间和权力。”所以,就我的成长史来说,开学第一天都是在一种被误导的错误中开始。而我的这种“切肤之痛”却在中国小孩的成长中普遍存在,即从开学的第一天就带着一种厌恶上路,多么失败的教育啊!

其实,作为一个小孩,我们被误导的远远不只这些,它才冰山一凌,所有被误导接受的错误才刚刚开始,直到某些错误影响到我们一辈子,甚至是某一代人。

自打孩提时代开始,每每我不小心被桌凳磕碰,曾祖母总会一只手心疼地帮我用力按揉着碰痛的部位,另一只手不停地敲打着磕碰的桌凳,说道:“该死的桌凳,把我的肝肠磕出这么大一个包!”而本来并没有哭泣的我,倒是满脸委屈地哇哇大哭起来。可在那个年代,曾祖母并不知道她已经无意在我的成长中灌输了一个错误的信息。我的头被桌凳磕出一个大包包,从本质上并不是桌凳的错,桌凳始终都是摆在那里静止不动的实物,只不过是由于我本人不小心而主动碰上去的,从道理上说是我主动伤害了桌凳才对。其实,那个年龄的我们是完全有一定是非意识的,而大人颠倒是非的呵护极有可能是我们错误意识形态的开始,长此以往必定养成孩子什么事都喜欢推卸责任和找借口的习惯。甚至说得严重些,会影响孩子一生的命运。

我还清楚地记的小学三年级开学的第一课,是班主任老师站在讲台上要求我们每个人说出自己心中的理想。其中有一位女孩子回答说,她的理想是做一名环卫工人,为社会主义营造一个干净整洁的环境。还没等女孩说完,老师就马上打断了她的话,并禁不住第一个笑出声来:“你们都是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要志存高远,去做更多有用的事情!”而女孩却委屈地说:“我们学运的课文就这样讲的,周总理还紧紧地和清洁工人握手!”女孩的这个回答似乎一下子把老师给激怒了:“你们小孩子懂什么,做环卫工人每天都要和最脏最臭的东西打交道,衣服脏兮兮的,人家理都不愿意理!”女孩哭了,而那种不该有的世俗偏见也从那刻的哭泣开始,扎根于在座的每一位小孩的心中。那个时候的老师,只是一味地要求学生如何的有一个大大的理想,而似乎忽略了每一个大的理想其实都是由无数小小的理想而构成,在鼓励学生们的同时却象一个个拦路虎,把孩子们从一开始就拦在了理想的现实之外。也许他们并没有真正意识到学生们读书首先只是一种自我修养的完善,以便于以后掌握一定的技能,解决起码的生存,没有生存再大的理想都是白谈。

在我的记忆中,我小学的时候是非常喜欢自然、政治和音乐这些科目的,可是这些兴趣皆在以后的求学中被无情地给扼杀掉了。理由是这些都是副科,作为一个学生只要把诸如语文、数学和英语这些主科学好了就行,就能在考试和升学中取得好成绩。至于那些副课学得再好也没用,因为它们不会被计入学习成绩的总分,甚至连考试都不会举行,上课的时候也往往被一些主课老师占用,或者是用来自习。所以,到今天我仍然是一个音乐盲,每每听到一些动听的旋律,我只能徒劳僵硬地敲打着自己的十指,作出一个十分陶醉状,而脑子里却一片空白。我愿意认为这种教育状况,在中国上个世纪末是普遍存在的,它害苦了整整一代有着激情梦想爱好的中国人。

在我成长中,别人早就给我定好了的诸如此类的错误还有很多很多。二年级时,语文老师手指着牵牛花的“牵”字,用极为磁性高亢的声音教全班六十多名同学把它念成“shuan”,和拴牛的“拴”同音,以致于我在以后的将近十年里认为“牵牛花”是在一棵拴着牛的树上长起来的。还有小学三年级的语文老师姓“黄”,而她却把这个“黄”字写成草字头下面一横,然后一个“田”和“八”,这个错误我一直沿用到大学毕业,上小学的外甥告诉我:舅舅,你这个“黄”字写错了,“田”字中间一竖要写出头,那时我红着脸汗颜了好一阵。后来,在一次过年回家的时候,我让那个时候和我同班的辉在纸上认真地给我写了下“黄”字,犯的错误竟然和我一样,我哑然。而辉却在得知真相后,连拍大腿:怪不得这个黄字我一直用五笔打不出来呢。

自打上小学的时候,妈妈就告诫我说:“你不要再做班干部了,这样会影响学习的!”。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我和同桌的女同学同时看一本书,靠近了一些,数学老师就走近我们说道:“你们这样,别人会笑话你们的!”。上初中的时候,每年春节爸爸妈妈都会硬逼着我去给老师拜年,嘴里还不停地叮嘱我说:“千万别得罪老师!”。同村的小华爸爸妈妈长年不在家,每到考试的时候,他们便会给小华来信许诺:“你这次如果考及格了就奖六十,上了八十就奖八十!”

相信我的这种经历,有许多人都曾经有过。我们的学校社会家庭,还有我们的老师和家长,总会在不自觉中给自己的孩子定下了许多冤枉的错误,连起码的选择和自我辨别机会都没有,并且注定要在这样的错误中走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甚至一辈子。

我之所以在今年开学的第一天,把自己这些曾经艰辛和被蒙蔽的痛楚讲出来,那是因为真的不希望这想的误导和悲哀再次广泛的发生,毕竟孩子们地无辜的,他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大人没有权力去把一些因为无知、粗心和自以为是的错误强加到孩子们身上,孩子们需要自己的选择,需要自己的认知,更需要事情的真相,哪怕其中会有些弯路和挫折……只有这样,人类才会进步,社会才会发展,我们的民族才会有希望,着实不容小视。

  评论这张
 
阅读(2596)|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