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空永远蔚蓝

从破碎的记忆拾起满篮的从容,放飞心情,给天空一个灿烂的微笑!

 
 
 

日志

 
 
关于我

男,原名张敏,自由撰稿人,70后网络人气写手,情感作家,中国名博沙龙成员,著有《爱的细节》,江西电视台《有理你就说》点评嘉宾,多家媒体的情感顾问和专栏作者、情感专家及帮忙团成员,经常参与社会情感心理援助活动,擅长以男性独有的细腻去分析、洞察和解答各类女性婚恋情感问题,多年来极力倡导“沟通加信仰”的婚恋观,有大量作品被纸质媒体、广播电台、网站及论坛所转载引用。所有文章皆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QQ:622001657邮箱:zhangmin791104@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天空原创)从“姚抄抄”谈网络抄袭  

2008-07-05 09:43:08|  分类: 七嘴八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实话,对“姚抄抄”这位小妹妹我至今都不认识。关于她的一些情况和作品及背后的荣誉,我更是不曾知晓。只是近日其抄袭事件披露后,我才闻得此人。作为一名出身寒微的原创网络写手,为了网络这点狭窄的生存空间,本人几乎天天披星戴月废寝忘食,不断地用真诚和辛苦弥补着出身的不足。尽管如此,但仍鲜有“领情者”,比起那些真正的或者是所谓的名流,我亦只能自叹命不如人。说句心里话,本人并未觉得这些“名流”的文字、思想及给予的社会意义有多么地高深(高深者不多),他们“作品”频频高升的流量皆因他们“身出名门”,往往不轻易间的一次拂袖就足于让网络“翻江倒海”。所以在惶恐之余,只得自认“草根命薄”,再卖命的“勤”都补不回出身的“拙”。

有道是越是弱小越是受欺啊,恰恰就是我们这样的一群“命薄”之人,却不得不受到“姚抄抄”之流的频频侵扰。真不知道其良心何在?草根们生存得如此艰难,有时候用来上网的电费都赚不回,可他们却还要在大口大口吃别人送来的“大肉”的同时,不忘我们这些人手中的“面包屑子”。

我们完全可以理解“姚抄抄”之流“江郎才尽”的苦恼,这样没头没脑地往外倒,换谁被清空都只是迟早的事。但若是因为自己没货了,就整天寻思着把手伸向别人的口袋,于理于法都说不通,更是对原作者情感极大的挑衅和伤害。天上从来都不会自动掉馅饼,就算是有也得赶早,他们这样只需随意随时地鼠标轻轻一点,别人所有的智慧、思索及劳动成果就可以在数秒之内被占为己有,倒的确是来的轻松,连键盘都不用多敲。只是在这鼠标轻轻一点的背后,却是他们名利欲的扩张、灵魂的丑化和道德的沦丧。

有人说“天下文章一大抄”,这个我也能理解。只是再怎么抄,总得有点自己的思想、语句吧?哪怕仅仅是改动几个词语也好!如此看来,真的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对“天下文章一大抄”的理解不能到位了。依本人看来,这里的抄不是照搬照抄,而应该是在理解吸收的基础上信手拈来,这种“拈来”既得花时间也得花脑力,必须把它抄象了,并且得“抄”成独一无二的自然流露,高水平的“抄”那是得有一定功底的。

面对一些网络的抄袭,我不知道愤怒过多少次,但再多的愤怒都无济于事。因为说句实在话,本人大多数被人抄袭的作品都无法拿出最有力的原创证据出来,恐怕一旦真正打起官司来,反倒容易让那些“姚抄抄”之流反咬一口。因为在真相被暴露之前,他们永远比我们更有群众基础,也更有社会的公众信誉度。毕竟他们拿过大奖,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是名流啊!所以,每每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只能在“认栽”之余,用阿Q精神安慰下自己:人家抄咱的,那是瞧得起咱!

前些日子经朋友告知,本人有几篇小文在网络上被传抄得凶。于是,在闲暇的时候我花了几个小时在百度上进行了一番搜索。其结果果如其然,算得上是大吃一惊。其中本人一篇关于温总理的赞美之文,已然在网上被多个“姚抄抄”转抄,甚至对于一些被抄之后的文字竟然分不出其到底抄自何处。其实,对于这种现象本人表示十二分的理解。因为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往往都只有“抄”的行为,并没有造成任何“袭”的后果。他们这种行为的初衷也许只是因为对这文字有了感情和思想上的共鸣,而根本没有其他过多的名利想法。当然,对于那些已经注明转载或者是并未明确原创的,更是没有从本质上牵涉到侵权。只是希望他们能尽量给原作者打句招呼,以示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尊重。

其实,“姚抄抄”事件暴露的只是网络抄袭的冰山一角。在网络快餐化的今天,其中究竟有多少抄袭的事件在时刻发生着,不得而知,但我敢肯定的是这个数字一定非常惊人。作为一个网络上的辛勤耕耘者,我无数次绞尽脑汁地寻思过如何保护自己的网络著作权,但终将得不出令己满意的答案。恐怕除了日志发表最初的时间记录外,再也找不到任何有力的证据。然而,这种证据的保障性却极为脆弱。所以,还请各位朋友能帮本人多多支招,也算是解了一个长久以来极大的困惑,以免本人有太多不必要的后顾之忧。同时,本人也相信一定还有许多朋友存在和我一样的困惑和苦恼,再次期待各位的指点迷津。十二分地欢迎大家就这个问题展开讨论,从法律、道德及网络本身等各方面进行分析。

  评论这张
 
阅读(3493)|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