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空永远蔚蓝

从破碎的记忆拾起满篮的从容,放飞心情,给天空一个灿烂的微笑!

 
 
 

日志

 
 
关于我

男,原名张敏,自由撰稿人,70后网络人气写手,情感作家,中国名博沙龙成员,著有《爱的细节》,江西电视台《有理你就说》点评嘉宾,多家媒体的情感顾问和专栏作者、情感专家及帮忙团成员,经常参与社会情感心理援助活动,擅长以男性独有的细腻去分析、洞察和解答各类女性婚恋情感问题,多年来极力倡导“沟通加信仰”的婚恋观,有大量作品被纸质媒体、广播电台、网站及论坛所转载引用。所有文章皆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QQ:622001657邮箱:zhangmin791104@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长篇)没有女人的梦(二)  

2007-05-28 15:53:52|  分类: 原创长篇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没有女人的梦(二)

夜已经很深了,雅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一鸣的手机已经打了好多遍,一直都是处于关机状态。难道是手机没了电吗?这么久也应该充上了电啊,她在推测着种种可能发生的事情。从小到大,她都习惯关心着一鸣的一切,特别是两年前舅舅去世的时候就把他托付给了自己。

其实,雅欣比谁都清楚他这个表弟一鸣的老实,也正是这种从未出过远门的老实,使她更加胡思乱想起来,她后悔自己白天没有亲身去火车站接他。

经过再三考虑,她还是决定再次到火车站附近去找找,尽管已经在晚饭的时候去火车站找过一次,但并没有注意火车的到站记录。

来到火车站,雅欣向工作人员说明了情况后,工作人员非常热情地告诉她火车早已于中午12点整准时到了南昌。听着这个消息,雅欣更加焦急起来,白天已经打过电话到村里了,车票还是村支书托人进城买的,买的就是这趟车。南昌就是这趟车的终点站,自然不用考虑坐过站的问题了。在前面的车站下车一鸣更是不会。所以目前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一鸣应该到了南昌,也许他现在就在南昌的某个地方安全地呆着,这是雅欣唯一愿意想象的。

从火车站出来,坐上车,雅欣望了望手上的手表,已经是凌晨两点了,一鸣失踪到现在才14个小时,还不足法定的报警时效,报警的方法自然是行不通,所以只能依靠自己。但一个女人在外面盲目寻找会不太安全,不过她不想就这样回去,回去了也睡不着,于是她想找一个合适的人陪着她开车一起再到四周转转,幸许有奇迹发生。

这个合适的人最好应该是一个男人,一个自己信得过的男人。其实呆在南昌这么些年,雅欣身边从来没缺少过追求她的男人,也许此刻只要她一个电话,至少可以让几十个男人心甘情愿而又迫不及待地从温暖的被窝爬起来,可这些男人她都信不过。在偌大的一个城市,她唯一可以真正信任的只有刘宏哲,可是凌晨两点他无论如何是来不了这里的,因为他有自己的家,有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在这样隆冬的夜晚他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来这里。

想到这里,雅欣不免感到失落起来。一阵寒风从半开着的车窗吹来,雅欣打了个冷颤。她对着反光镜理了理散乱的头发,随即又拿出手机拔通了一个电话:

“小戴,睡了吗?”

“是李总啊,我刚从场子出来才到家。”

“你能来火车站一趟吗?我表弟中午到的南昌,到现在还没有看到人,我一个人在这里找他来了。这么晚,一个人有点害怕,你来陪我再找找他吧,我放心不下,睡不着。”

“好的,你在那里等着,我马上就到。”

十分钟不到,小戴就开着一辆白色宝马出现在了雅欣面前,雅欣这才把紧张的身体放松下来。

“李总,上这辆车吧!”

“嗯,我们先到附近的几家旅馆找找。”

“好的。”

“去附近的几家便宜点的小旅社就行,他舍不得住那么贵的宾馆。”雅欣马上又补充道。

......

两人把火车站附近的小旅馆挨个查找完后,已经是凌晨四点。

“小戴,今天晚上真的是麻烦你了,要不算了吧,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你下午还得陪刘总出去呢。”雅欣望着疲惫不堪的小戴觉着很是不好意思。

“李总,你就不用这么客气了,能为你效劳是我的荣幸啊,大不了下午让小郭代我陪刘总出去了。”

“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这位表弟从小就没有出过远门,我挺放心不下的。”

“那要不我们再到老福山的立交桥下碰碰运气吧,那里有好多晚上露宿的人。”小戴看出了雅欣的心思。

“好吧,如果再找不到的话,我们只能先回去了。”雅欣回答道。

一到老福山立交桥,车子才刚刚停稳,雅欣就迫不及待地下了车。趁着微弱的灯光,雅欣四周打量着,桥底下倒是比外面要暖和许多,只是四周臭烘烘的,臭味怪怪的,在其他的地方绝不容易闻到。也许在这以前,雅欣怎么样都想不到,这样寒冷的冬夜在这里露宿的人会有如此之多,远远的看上去至少有十来个吧。或许他们来这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能让他们都住下来的原因却是唯一的,那就是只有这里才是最廉价的住处。

他们都睡得很香,一个个都用全部的衣物遮盖着头,鼾声此起彼伏,要想这样把这十来个人一个个都看清楚,决非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小戴还是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急匆匆地跑回了车上,拼命地按起喇叭,然后喇叭的声音又带动了停在附近的几辆小车的报警,一下子完全打破了夜晚的寂静。雅欣怕这种行为让人误解为不法分子,连忙让小戴停手。

这阵宁静中的喧哗,倒是真的让奇怪出现了,一鸣—那个让雅欣苦苦找了半天一夜狼狈不堪的一鸣,终于在雅欣不经意的视线中出现,他正踉跄着从不足五十米的远处朝这里走来。对,就是他,那瘦削高挑的身材,还有身上那件黄色军大衣,雅欣都是这样的熟悉,一鸣从小就爱看热闹,也许正是寂静中的喇叭声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小鸣,是你吗?”雅欣高兴地朝他大喊。

“姐,是我啊,我的手机没了,联系不上你,然后住旅馆又让那人家给算计了。”一鸣听到喊他的声音,更加相信了自己的眼睛,飞快地跑到了雅欣面前。

“呵呵,是你,总算让我找到了,一直担心你出事。”雅欣摸着一鸣冻得冰冷的手。

“不会的,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所以我一直在火车站附近没走远,再加上也怕那位兄弟送还手机我不在。”一鸣傻笑地望着雅欣。

“什么兄弟啊?你才来多久呢,就有了兄弟?”雅欣甚感诧异。

“就是白天拿走我手机的那个啊!”

“你笨的真可以,人家拿走了手机,你还指望给还回来啊?”雅欣晃然大悟,捂着嘴直笑。

“我知道你笑什么,下午有位大哥也这样说,可我认为人家还是有可能会还过来的。”一鸣依然很固执。

“听姐的,他不会还回来了,手机丢了就算了,回头姐再给你买一个,走,我们先回家吧。”雅欣爱护地牵着弟弟的手。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78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