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空永远蔚蓝

从破碎的记忆拾起满篮的从容,放飞心情,给天空一个灿烂的微笑!

 
 
 

日志

 
 
关于我

男,原名张敏,自由撰稿人,70后网络人气写手,情感作家,中国名博沙龙成员,著有《爱的细节》,江西电视台《有理你就说》点评嘉宾,多家媒体的情感顾问和专栏作者、情感专家及帮忙团成员,经常参与社会情感心理援助活动,擅长以男性独有的细腻去分析、洞察和解答各类女性婚恋情感问题,多年来极力倡导“沟通加信仰”的婚恋观,有大量作品被纸质媒体、广播电台、网站及论坛所转载引用。所有文章皆为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QQ:622001657邮箱:zhangmin791104@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度尽劫波兄弟在(原创)  

2007-04-24 11:39:08|  分类: 冰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度尽劫波兄弟在(原创)

刘备曾说过: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虽然不敢完全苟同这种观点,但作为一个男人,多少年来我对昔日兄弟的那种情份却依然浓郁和厚重。然而,套用刘备的话说,我却因为一件“衣服”而亲手斩断了自己一只“手臂”,一阵痛彻心扉之后,留下的伤口至今都无法愈合。

被砍断的这只“手臂”姓郭,是从小和我一起长大,并且和我一起考上省重点高中,进入同一个班级学习的高中同学和儿时伙伴。也许真的无法用言语形容我们之间昔日的情份有多么深厚,只会永远清楚地记的他的足迹布满了我高中毕业前的每一个成长历程,我们睡同一个被窝,用同一个碗吃饭,甚至穿同一条内裤,在那段充满艰辛、苦不堪言的求学生涯中,兄弟的情份让我们一路相互搀扶意气风发的走来。

在多少个真情陪伴的日子里,高三暑假和他一起在广东打工的四十天,定格成了我一辈子最厚重的记忆。郭是在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来的广东汕头,在他到来之前我已经因为被学校开除学籍在广东流浪了半年之久。在这半年的时间里,我孤身一人靠在工地打零工免强度日,为了所谓的梦想甚至只是为了填饱肚子,我已是被现实击得伤痕累累,那天当他看到满目疮痍的我,我们兄弟两个搂到一起大哭了一场。他比我年长两岁,他的到来也让我飘泊的心暂时找到了依靠,我们一起白天在工地打小工,晚上就去附近的打印店免费帮人家干活,为的是可以摸到心仪的电脑。有一天晚上,我们因为玩电脑太入迷,好晚都没有回工棚。恰恰在这晚,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两个只有在电视上见过手握钢刀的劫匪,年少轻狂的我说什么也不肯交出自己身上仅存的靠辛苦赚来的一千块钱,我的抵制激怒了劫匪,一把钢刀在我来不及躲闪的一刹那向我胸前刺来,但最终刺进的却是郭的后背。此刻,被鲜血吓得失去理智的我,顿时咆哮起来,所幸的是我声厮力竭的呼喊和一副想要拼命的架式最终吓退了劫匪。那一晚是刻骨铭心的,让我体会了生平最大的惊吓和恐怖,更让我体会到了郭在关键时刻奋不顾身的深沉的兄弟情义,那晚我望着躺在医院的郭,哭成了泪人,连日来筑起的所谓的坚强倾刻瓦解,因为无助,因为恐吓,更因为这种置生死于度外的兄弟情义。

一个星期后,因为大医院高额的住院费用,我积攒下来的一千块钱和他身上带来的钱早已用得清光,在这个陌生只认金钱的异乡,我们再也想不出其他的办法,无奈之下,我不得不最终送他孤身一人踏上了回家的列车。

回到家的郭,在父母的护理下伤口很快愈合了,同时在八月初收到了上海复旦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接到他报喜的电话我既有无法形容的快乐又感到从未有过的失落,能去上海上大学是我和女友小莞还有郭三个人共同的梦想,如今他们两个都实现了(小莞也被上海交大录取),只留下我一个人孤身一人流浪在他乡的建筑工地。

一年后,在家乡另外一所中学补习的我,出乎意料地见到了专程从上海赶来的郭,那晚我们在学校旁边的小餐馆喝了许多酒,借着酒劲他坦露了他一直暗恋着小莞,在兄弟和爱情之间他煎熬了很久,他说,他不可以再沉默,为了让小莞忘记和我那段不可愈越的感情,更为了他自己的最爱,他希望可以得到我的原谅。听完了他的话,我的感情瞬间崩溃了,说实在的我已不再在乎我和小莞那段名存实亡的感情,但是我绝不可容忍的是,宣告我爱情灭亡的人却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同甘共苦、生死与共的兄弟。我鄙视他,憎恨他,我不由他分说的抄起了餐馆的那把菜刀,他没有反抗,菜刀再次重演了一年前的那一幕,落到了他的肩上,虽然没有先前的那么沉重,但却彻底砍断了我们之间的兄弟情份,人总是这样,情到真切时最脆弱,就这样我亲手葬送了这份人世间最珍贵的情义。

从那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彼此任何消息。直到昨天下午,在办公室上班的我,再次见到了他,想象不出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那一刻我们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彼此抽搐、凝噎的声音感动了在地场的我每一个同事。我是坐着他新买的汽车回到家的,晚上我让妻子在家炒了几个小菜,并叮嘱妻子去菜场买了我和郭每次喝酒时少不了酸豆角。酒过三巡,郭向我道出了若干年来他每年的12月3号都有给我发生日祝福的秘密,手机号码是他专门找来的陌生的,所以我每次打过去都是关机,他说他只想用实际行动去弥补曾经对我犯下的错,也从来不曾忘记过我这个在他生命中份量最重的兄弟。听他为我破解了埋藏在我心中快十年的迷惑,我端起酒杯的手不停地抖动着,什么话也没说,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这晚我们总共喝下了两瓶白酒,还是我们以前常喝的尖庄,快十年了从未这样喝过,也从未这样淋漓畅快过,可是我们谁都没有醉。其实,近十年来我已习惯在所有的同事和朋友面前说自己不胜酒力,为的是不想记起那段悲伤的往事。如今,心结已解,为何不可以一醉方休?

是啊,人的一生中可以经历许多情真意切,但这样的情真意切也许只会陪你走过人生的某一段路,但真正可以陪你走过一生的却不多。在品尝今日这份兄弟甘甜情义的同时,也许我还会为昨日的懵懂和无知而羞愧,但却得到了人生旅途中最美丽的珍宝--灿烂的兄弟情谊,我将怀揣着这种珍贵用心地走好人生的每一步。

此刻,我想到了一句诗:“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后注:也许有些朋友看了这篇文章对一些前后的事情不能很好衔接,只是由于篇幅关系,本人没有一一详述,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查看本人前些时候发的一篇日志《冰的初恋》,可以作适当的补充。请朋友们谅解!

 

 

 

  评论这张
 
阅读(7106)|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